困在高速上的返乡人 - 篆书翻译网 
加入收藏篆书翻译网软件可多种篆体字在线转换预览 网页版 V3.0

当前位置:篆书翻译网 > 热点 >

困在高速上的返乡人

时间:2024-02-11 12:16:19 编辑:篆书君 来源:篆书翻译网

徐顺用“爬行”来形容被困湖北仙桃高速的3天。

2月3日一早,他一家五口从武汉出发,驱车赶往300公里外的宜昌老家。两地都在湖北省内,路不算远,但仅是距离荆州服务区那4公里路,就堵了22小时。一路上,他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回家过年。”

2月3日入夜起,极端暴雪冻雨天气继续侵袭湖北,高速路上车辆拥堵加剧。湖北气象台数据显示,截至2月5日5时,湖北大部地区积雪深度达1至20厘米,其中21县(市、区)积雪深度超过10厘米。

据中新网消息,截至2月5日14时,湖北省高速公路收费站尚有100个因道路结冰采取交通管制措施,主要集中在武汉、孝感、荆州、黄冈、咸宁、随州等地区。

湖北高速上的三天三夜里,有人试着在积雪、饥饿与焦虑中自救,徒手扒开埋着轮胎的雪、翻过高速护栏到服务区买泡面;更多的人,在等待中互助,顶着严寒一起凿冰、一辆接一辆地推车。

“车子堵,我们人也心堵了”

2月3日一早,徐顺一家从武汉出发时,正下着小雪,他没太在意。

当天6时50分,武汉中心气象台发布暴雪橙色预警,预计3日至4日,宜昌、荆门、潜江、仙桃、武汉等地有大到暴雪,局部大暴雪。

相较天气,占据徐顺心头的是回乡的念想。72岁的他有10年没回老家宜昌过年了。之前儿子在深圳工作,他和妻子帮着带孙子,一家五口都是留在深圳过年。他说,回趟老家得大几千块钱,他舍不得。今年儿子调来武汉工作,开车回家也就几小时,幺弟的姑娘也将出嫁,他不想缺席。

但车开上湖北仙桃时,形势急转之下——开始堵了,平时他们沿途经过潜江市的路程也就俩小时,当时耗了近半天;当晚,他们离开潜江,距荆州服务区只剩四公里时,堵得他们愣是在车上熬夜了一宿,冷得直打哆嗦;徐顺知道,侄女的婚礼是赶不上了。

收看了天气预报,武婷和老乡自驾返乡前买好了轮胎防滑链,一行人从江苏无锡出发。2月3日早上,她和老乡驶入湖北省境内时,车开始打滑,防滑链派上了用场,结果当晚临近潜江服务区,他们几乎寸步难行,“车就是动个几百米,又停两三个小时”,武婷说。

2月4日早上7点,沪渝高速上武婷一行人前方排队的车辆和地上的积雪。

据她拍摄的现场视频,当时路面的积雪已没过车胎底部,靠近车轱辘处。沿途挨着的车相距仅约一个车身,车顶上都覆了层雪,不少雨刷器上的雪已经结块。武婷说,即便上了防滑链,为了安全,车有时连10码都跑不到,“我一路看到很多车原地打滑。”

“心里堵得慌啊,车子堵,我们人也心堵。”当时,武婷一行人在路上堵了三十个小时,至隔天4日深夜,她估计只开了不到二十公里的路。彼时,他们距离四川广安老家还有680公里。

预料到湖北境内高速可能产生拥堵,涂永莉选择绕道近六百公里路。

早在2月2日,涂永莉夫妇和老乡从广东东莞出发,计划自驾回陕西过年,从江西九江绕道行驶,顺利的话,他们隔天中午就能到家。但在必经的仙桃高速路上,他们还是堵了。

当时,涂永莉的不少朋友建议先来他们家住着,其中一个荆门的朋友,距离仅130多公里,但她一看导航,至少要开六小时,只好作罢。2月5日中午她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已在路上堵了3天。

因为车剩的汽油不多,他们不敢开暖气,实在冻得不行,就下车踩着雪,蹦着、跳着,好让身子回暖。

堵车时的积雪。

“至少能吃到暖和的东西了”

伴随堵车加剧,涂永莉看到不少车主冒着寒风爬下了高速路栏杆,提着桶找地方加油,顺道买些食物回来。原本并未在意车程的徐顺,仅出发前在家吃了个早饭,也没带啥吃的,在车里被冻过一宿后,饿得不行,咬牙走了一小时,上服务区买吃的。

被困在仙桃高速的常丽君回忆,她2月3日被堵时,就在路边看到有村民拉着推车、挑着担卖吃的,豆浆 5 块一杯,热干面 10 块一份,“很欣慰的,至少能吃到暖和的东西了”。那时,雪花堆在挡风玻璃前,几乎看不见前面的路,雨刷器也给冻住了,她只能靠边停车,用冷水将冰一点点化开再装回去。

不过开往荆门的后续高速路段,物价就让她有些吃不消了,“方便面就卖 25 了。”

这趟旅途,热水或许是最为紧缺的物资之一。涂永莉说,和她同行的老乡还带着一个三个月大的孩子,急的时候总在车里哇哇大哭,喂了母乳才能平静些。她不由替老乡庆幸,还好小孩不用冲热水喂奶粉喝,否则“真的是把整个人都急坏掉”。

常丽君的父亲患有高血压,一天得吃三次药,原先附近村民免费提供的那壶热水,堵到后头,已经凉了。父亲本来没怎么吃饭,还得就着冷水把药吃了。那时她只希望“平安到家就好”。

常丽君和丈夫在浙江台州打工,因为厂里给报销油费,他们往年都是走沪渝高速回四川老家,“动车票不好买,转车也麻烦,还是自驾舒畅一点,毕竟有老人幼儿。”一般车程得一天,去年过节,她也碰着下雪天,不过就耽搁了半天。

2月5日,她向澎湃新闻表示,如果仙桃高速还堵着,他们可能要2月7号才能到家了。而她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也没办法,满地都是车,救援车也来不了。”她原先安排的吃席,喝喜酒,大扫除,可能都要化作泡影了。

“今年是最难的一年。”武婷回忆,往年自驾回家过年,还没有遇到过这种因为极端天气严重拥堵的情况。唯独有一次,从老家返回江苏的时候堵得厉害,但也就花了两天两夜。

她表示,4日上午,有一阵雪很大,但持续时间不长,到中午雪就停了。她能理解,极端的暴雪情况让大家都措手不及,但她纳闷的是,一天一夜过去,堵车的情况并没有缓解。

车辆挤在高速车道上。

行驶在国道上时,武婷看到有铲雪车正在作业。但在高速上这一路,她没有看到一辆铲雪车出现。途中有一辆蓝天救援队的车辆驶过,她猜测可能是前方有车辆需要拖车或者维修。

路边的积雪厚度,武婷已经没办法准确估计,“能没过好几个脚背了”。她记得,到4日晚上,高速公路上的积雪被车辆轧过后,留下的印痕大约一两公分深。

当时,已经被困了3天的武婷一行人,吃光了车上仅存的水和食物——那是为两天旅途预留的。为了省油,车内的空调只能偶尔开一会儿关掉。据天气预报,第二天最低气温是零下七度,武婷担心车子停在雪地上会“上冻”。

“想进进不了,想退退不了”,武婷想不到任何办法。下车和过路的司机聊天,他们也吐露了心烦。当晚,武婷拨打了潜江市市长热线,但电话无法接通。“我就想问一下我们要堵到什么时候?”她说。

澎湃新闻注意到,2月5日上午,暴雪天气已致湖北约40条高速路段临时关闭入口。地图导航上,武汉往西的大片交通路网仍是拥堵的红色。

到2月5日下午4点,18个小时过去,武婷仅向前行进了10公里,来到了荆州东服务区附近。

“平安就是最近的路”

被困在高速的车,不少是靠人们齐心推着往前走的。

涂永莉记得最初被困时,哪怕深夜,不时会有人下车查看路况,看前面车不动,他们冷得发抖,又只好钻回车里。在最前方,堵着好几辆大货车,“只有他们开始移了,我们后面的车才能快点动起来。”但容易打滑的冰冻路面让货车司机不敢贸然移动,“只能等天亮了”。

但她表示,2月4日天亮,高速上依旧没有人来清理和指挥。她和老乡开始想办法清理车辆上的积雪,他们没有手套,拨完车窗上的积雪,又徒手把轮胎旁的积雪一一把挖开。

同时,人们自发地把车从雪里往外推。涂永莉说,推动一辆车得七八个人,有个老爷爷也下来帮忙,大家就这样一辆一辆地推,后边的车也跟着一步一步地挪。

2月4日12点,涂永莉前方停着的车辆开始移动。

让常丽君印象深刻的是,她在路上碰到货车司机凿冰时,有人叫一声、招个手,周围的人都会上前帮忙推车,忙前忙后,大家清着雪、推着车。有的车装了防滑链,在前头开路,后边的车便跟着车辙行驶。

人们自发帮忙推车。

“如果不是大家想办法推车,不知道 (2月)4 号还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走得了”,涂永莉说。4日下午四五点,她的车终于下了高速。去加油时,因为车多油少,每辆车至多只允许加一百块钱的油(十几升)。当时,积雪、连同汹涌的车流,又把加油站堵得水泄不通,众人再次下来帮忙推车。

那一晚,涂永莉发现国道附近的七八家宾馆都满人了,他们找不到落脚点,只能再次踏上归途。她说,路通了,但因为冰结了几寸厚,车仍以10码至20码的车速行驶着。下午四点,涂永莉抵达了安康,在家吃上了被堵4天以来的第一顿热饭,家人悬着的心也算落了地。

2月5日下午,涂永莉一行抵达安康后,吃上了一顿热腾腾的饭菜。

常丽君也继续缓慢地往家的方向前进着。2月4日下午5点,她看见路慢慢通了,出现了一名维护秩序的交警。晚上7点,丈夫稍稍敢踩油门了,恢复到20码的时速。

有高速交警在维持秩序。

尽管之后他们又在去荆州服务区的路上堵了一夜、在去国道附近找饭吃时堵了半天,常丽君还是一次次地告诉自己,“心态放平稳一点。”她说堵车这几天,大家都急着回家,有的车还爱抢道,她不是不能理解,但“真没必要”。

“平安就是最近的路”,她说。

常丽君决定下高速改走国道。

截至2月5日晚,湖北全省高速公路缓行路段涉及9条高速、约4000台车。湖北省应急管理厅防汛抗旱处处长彭学文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介绍,堵点预计2月6日全部抢通。

(文中人物徐顺、武婷为化名)

上一篇:过江大桥冰柱坠落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Copyright:2022-2024 篆书翻译网 www.zhuanshufan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